公交宏观调控组合拳将依次打炪利息税或打头阵

饮品 2020年09月22日

最新各项经济数据出现全面超预期增长,业内专家认为,目前,经济增长超过预期,当前经济由偏快转为过热的趋势更为明显,宏观调控政策可能采取“全面紧缩”的手段。加息、调整准备金、央行窗口指导等货币政策;调整利息税、调整出口退税、资源税、运用特别国债等财政政策;通过提高市场准入门槛,提高资源价格等行政手段等宏观调控“组合拳”可能会依次打出。

紧缩政策呼之欲出

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认为,目前,经济由“低烧高热”走向“高烧高热”,过热风险在增大,为避免经济出现大起大落,有必要采取有力措施,压一压处于偏强状态的需求增长。如果考虑到资源和环境压力,考虑到投资进一步上冲的危险,考虑“厄尔尼诺的形成原因与太平洋表面的风向和水流方向密切相关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表示到核心CPI的趋势性上升,“调控当局该出手时还得出手”。

调控的重点领域是抑制投资过快增长、抑制顺差过快增长、抑制食品类价格过快上涨、扭转实际利率为负状况。可能的政策包括取消利息税、加息、信贷窗口指导、控制新开工项目、严控高污染高能耗项目的审批、加强生猪生产、进一步提出一些限制出口的政策。

申银万国分析师李慧勇判断,新一轮紧缩在即。他说,经济过热,投资信贷增速加快,顺差规模仍在快速增加,尽管程度有差异,但主要经济数据并没有朝宏观调控者预期的方向发展,这使得进一步加强宏观调控的必要性再次增强。2季度偏热的数据已经引起国家的高度关注,伴随着数据的公布和态度的转变,新一轮宏观紧缩即将展开。

利息税或打头阵

国泰君安高级研究员林朝晖认为,目前利息税减半征收的政策很有可能最先出炉。他说,从货币政策的角度,6月份信贷数据继续多增显示出强势特征,但另一方面外汇贷款出现显着放量,今年第2季度新增外汇贷款达到139亿美元的峰位水平,在美国暂停加息及我国持续加息后同比少增2.05万亿元。与此同时,目前境内美元贷款利率已重新低于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,本外币利差倒挂结合人民币升值预期,导致外汇贷款需求迅速膨胀,并直接形成少购汇或多结汇的外汇储备压力,因此在贷款利率调节方面目前已面临国际利率的较明显掣肘。

另一方面,在贷款利率调节受限和存款利率转负加剧情形下,短期内停减征利息税有望较快出台,同时由于下月CPI增幅有望继续惯性上冲至5%甚至更高水平,因此加息政策较可能稍延后至下月出台,在加息结构上也应是存款利率升幅大于贷款利率升幅。

理顺要素价格或成中坚

诸建芳说,要从根本上改变投资增长状况,行政性调控过后又会出现过热趋势,唯有对偏低的资源要素价格、劳动要素价格进行重估,从根源上消除导致投资增长过快的因素,使投资增长回到正常水平,才能使投资过度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得到化解。

林朝晖则认为,除利率政策以外,适度加快人民币升值将有利于平抑目前不断攀高的顺差增长。此外,目前房地产开发投资在全部固定资产投资中的领涨状态,同时今年以来各地房地产价格出现新一轮上涨态势,由于房地产构成资产价格预期、固定投资增长以及银行信贷投放的重要交叉环节,因此其调控压力将更加突出,不排除近期将推出针对房地产市场的系列定向调控举措。


郑州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
产后便秘
宝宝肚子胀气不吃饭怎么办
友情链接: 崇明县美食网